寻龙传说

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
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clickforunitedway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英超积分榜
寻龙传说英超积分榜
2021/03/29 来源:寻龙传说
    在井高和安小茜喝酒的时候,5号别墅前院的客厅里董有为招待着唐萱用午餐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井高对唐萱的看重,内定的是要让唐萱去负责凤凰集团的外卖业务:香橙外卖。

    现在流行起水果、植物类的名字。比如:小米,果壳等等。

    “唐总,请!条件有些简陋,还请见谅。”董有为让服务生送来四菜一汤,就在客厅的小圆桌边用餐。

    “董助理客气了,叫我名字就好。”唐萱客气一句,仪态优雅的拿着饭碗,慢条斯理的边吃边聊,心里关注着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安总向井高斟酒道歉,估计十分钟就会结束。她可是知道安总最近表面笑吟吟的,好像什么事都放下,其实憋着一肚子气的,和井高哪里有什么共同语言?

    但这都过去半个小时,安总还在和井高谈,她也只能留下来用餐。

    唐萱对董有为挺客气的。因为,她给安总说过,可以将她进入凤凰集团工作作为一个筹码,以求平息井总的怒火。她业已做好进凤凰影视工作的准备。

    那么,对井高信任的助理董有为当然得客气着,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“唐总是哪里人?我刚才自作主张点了菜,这几份菜口味习惯吗?”董有为性格小心敬慎,他当然不会去直呼唐萱的姓名,娴熟的聊起家常。

    他在井高面前很木讷,少言寡语。但他要帮井高办各种事,维护一些关系,嘴皮子不灵活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而他点菜没有问唐萱的意见,自然是因为他知道安小茜带着唐萱每次来京城都住在双珑苑这里。大概率是对她口味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唐萱是个三十岁的轻熟丽人,拿着筷子,微笑着道:“我是汉东省烟东人。大学毕业就进海逸集团工作。现在早就在京州安家。”

    “京州到京城也不算远。往返还算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唐萱和董有为闲聊着,这时手机忽而响起来,里头传来柯玲玲的哭腔,“唐阿姨,安逸给人打了。眼睛都打肿了。”

    唐萱惊讶的站起来,语速飞快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安逸无奈的叹气声,“唐阿姨,我没事。和几个嘴巴不干净的小屁孩打了一架。童炎、谈明江都在呢。柯玲玲胆子小,非要给你打电话。我现在去医院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“安逸,你鼻子都出血了!这还不严重?”柯玲玲哭着道。

    唐萱判断清楚情况,迅速的镇定下来,道:“好。保持联络,我和安总说一声,马上过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唐萱挂掉电话,从窗户边走过来,对董有为道:“很抱歉,董助理。安逸受了点伤。我要去医院看他。我给安总汇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她办事细心,想进去看一眼再离开。她是真怕安总在井高面前来个总爆发!而井高给她的感觉,就像是一头丛林之王,招惹他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董有为理解的做个手势:“唐总,请便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唐萱从前院里转过门厅、穿堂,到里面的院落厢房中,八仙桌前的菜肴动筷子的不多,井高和安总都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安总的的手袋还放在八仙桌旁的木椅中。眼镜、手机也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人呢?唐萱心里很奇怪,往厢房更深处的起居室区域走去,她在双珑苑住过很多次,对建筑布局、方向大体还是清楚的。刚到起居室的区域,就听到里面的动静,顿时就是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已经结婚,当然明白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在门外停留了一会儿,脑海里激烈斗争一会,唐萱心情焦灼的退回去。这是她最合适的选择。

    她心里大致明白,安总肯定是在井高面前来了个总爆发。她想了想,决定留下来等安总。小逸那边人没事,只是要找回场子,回头再处理。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?这真是令人抓狂!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午后的春风热情的吹拂过中式风格卧室里陈列的家具,窗帷飘飞。别墅外的园林里有鸟鸣声飞过,“布谷布谷”。

    井高和安小茜穿着酒店里提供的灰白色的柔软睡衣,在床头依偎着,说着话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洗过澡,大概的整理过。

    “小茜,你饿不饿?我让董有为安排服务员重新送一份酒菜到餐厅里。”

    井高搂着安小茜,温声说道。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,端的是一个极其出众、明艳优雅的绝代美妇。他心中充满着难以言喻的征服感。

    他做人的准则向来是,勿以恶小而为之。如果安小茜不愿意,他肯定是不会强来的。但你情我愿的事情,面对这样风华绝代的美妇,他选择了放纵一下。

    安小茜一双明眸看着井高,心绪很复杂。

    他在餐厅里在她耳边说,“小茜,你醉了。”鬼话呢!她的酒量她还不清楚吗?只是,提不起心思去拒绝这个借口,她感受到一种碾压和被征服感。半推半就。

    其实,和井高之间的对与错,她心里是有谱的。

    都是成年人,她不至于和井高那个一回就觉得爱上他。不过,此刻她内心中的种种愤懑、不爽确实都烟消云散。心中是暴风骤雨后的宁静、安详。

    再叫她嘴硬的去挑衅井高或者羞恼的去嗔怪他刚才乱来,她也没兴趣。她不是那种做错事不愿意负责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腿有点软。”安小茜话到嘴边,变成这句带着点撒娇意味的词。她都记不起她多少年没有这么柔软过?或许,她在井高面前都难以再强硬起来吧!

    井高温柔的一笑,亲她一口,“我抱你过去。”这会再问安小茜你服不服已经没有意义。她用行动做了回答。和安小茜一样,他现在心中也不再有不爽、敌对的情绪。随着她的臣服,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董有为的微信消息发过来。井高抱着安小茜到餐厅里吃午饭。午后三点许的阳光斜照进来,将绝代美妇的倩影映照在地板上。即便是穿着件简洁的睡衣,一头秀发披肩,简单的拢着。她依然是明艳优雅。

    安小茜带上她的眼睛,平添几分知性的气质,安静、优雅的吃着可口的午餐。

    井高和安小茜在八仙桌边相邻而坐,慢慢的抿一口白酒,欣赏着她妩媚的侧颜。雨后的花朵向来都很娇艳。安小茜此刻有一种刻意表现出来的疏远。但是他心里有一种很清晰的感觉。只要他想要,安小茜会愿意顺着他。

    不要问为什么,他确实感知得到。

    “小茜,你的竞业协议作废。你自由了,想干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安小茜夹向韭菜鸡蛋的筷子顿在半空中,惊诧的看着井高。井高轻轻的点头,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。安小茜心情极度的复杂,“井总…”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她此刻应该心中欢喜。竞业协议是逼着她退休。但她这个年纪,在商场上正是冲杀、拼搏的黄金年龄。她当然是不愿意的。奈何前些时候形势比人强。

    但是,她此刻的感觉是,这是她用美色从井高手里换来的。这让她心中有点别扭。同时,心里又有点柔柔的。一个男人对她好,她能不知道?

    井高真要把刚才的事忘掉,以后对她不闻不问,她又能说什么呢?这本来就是一次意外。都是成年人!她难道还要去找他闹腾不成?那她成什么人?

    “我还有什么生意可以做?海逸集团亏损,我的身家基本都投进去填窟窿。剩下的一点钱,我想留给小逸。”提起未来,安小茜有点意兴阑珊,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并非丧失对做生意的兴趣,而是她现在缺乏启动资金和项目。她和井高现在坐在一起吃饭,固然是恩怨消弭。但外面谁知道?谁敢聘请她?

    “小逸那边你就别担心。我肯定会管的。回头让他继续去优步上班。”井高说着,忽而有个想法,询问道:“小茜,你有没有兴趣去执掌酷派手机?”

    安小茜愣愣的看着井高,旋即噗嗤一笑,令她变得生动起来,微微偏头,一抹秀发垂落在她白皙水润的脸蛋上,在午后的光影之中有着难言的成熟美妇魅力。

    “井高,你是不是傻了?你不怕我去把酷派手机搞的一文不值?或者将酷派手机做大之后,再背叛你。我可是很有复仇的动机!”

    “那只会毁掉你自己的商业声誉。酷派手机前前后后,也就差不多花掉我35亿美元。我愿意赌一把!”井高看着安小茜,认真的道:“商场中,公认安总是一个信守承诺、讲义气、恩怨分明的人。

    小茜,我也不和你讲我们之间的感情、关系。我现在单纯的是从商业角度考虑。我会在港岛设立一个10亿美元的基金,用以保障安逸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安小茜仿佛第一次认识井高。她和井高的交流,除开今天这回真正的深入,其他几次都是浮于表面。再往后关系就恶化。她忽而意识到,井高身边能聚拢起一批人追随他,推崇他,还是非常有水平的。

    安小茜灿然的轻笑,明眸一闪,带点她自己都没觉察到的娇嗔,“我和你有个鬼的感情啊!我都不打算赖上你的。你可别觉得我就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口是心非的安小茜啊!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?

    井高微微一笑,懒得和她废话,站起来,俯身吻着她。事实胜于雄辩啊。

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唐萱从外面进来准备汇报下安逸的事,正好看到这一幕。当即尴尬的不行。

      <code id='7a549'></code><style id='b87e2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c3089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8a0ca'><center id='41e3e'><tfoot id='8409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7bd04'><dir id='e98a0'><tfoot id='27132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fa1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8958d'><strike id='1da4e'><sup id='8955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3ecca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203a5'><label id='21876'><select id='25356'><dt id='59ed2'><span id='1460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e89a'></u>
          <i id='b5040'><strike id='9d5fa'><tt id='67afd'><pre id='13717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ee75'></code><style id='a4f69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8de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ccae5'><center id='e44a7'><tfoot id='31419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7d0b'><dir id='b6f01'><tfoot id='8c32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823f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9337'><strike id='0e995'><sup id='a037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b1090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5eb4'><label id='56241'><select id='bf940'><dt id='e6dbe'><span id='6d427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6e89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1aefb'><strike id='78a75'><tt id='795c6'><pre id='e33f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cb8ce'></code><style id='d51c5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7b89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70ccb'><center id='6f041'><tfoot id='f3008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18fe'><dir id='ac3f7'><tfoot id='cc2b2'></tfoot><noframes id='c7f96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fdf48'><strike id='530ca'><sup id='d5893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3e1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d6d30'><label id='f85a7'><select id='8136e'><dt id='eeced'><span id='05e67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d540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8908b'><strike id='b4422'><tt id='b8cff'><pre id='ec7ef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