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龙传说

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
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clickforunitedway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英超积分榜
寻龙传说英超积分榜
2021/03/29 来源:寻龙传说
    医疗圈内,消化科的恶心程度估计排不进前三甲,就这,外科体系的其他科室都把普外当成掏粪工,根本不屑。

    比消化科更恶心可怕的,比如烧伤科,这个科室,特别是在化工业发达的城市,都是类比神一样的人才能干这个科室。

    比烧伤科恶心且让人菊花一紧的还有外科弟中弟的肛肠科,三川有西华,盆地圈里牛的不能再牛。

    但在隔壁的陪都二话不说,掏出弟中弟,就如掏出火锅一样,让三川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比肛肠科更恶心更可怕的就是冠绝天下的皮肤性(a)病科。真的,比如早年间羊城圈的一个城市,那里皮肤科的医生都能成神了。

    如果疾病夹杂着肛肠科和皮肤性(a)病科,那么再也找不到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更邪恶的疾病了。

    医疗圈的鄙视链,外科嘲讽内科,内科鄙视外科,骨科看不起普外,眼科看不起所有的外科,脑外藐视一切医疗学科。妥妥的像极了满华国的电话公司。

    就如华国的三大电话公司相互鄙视一样,小心移动诈骗!小心电信支付诈骗。小心移动支付中的电信诈骗!

    而所有的医疗圈,肛肠科从来都是弟中弟!而性病皮肤科让所有医生无法直视!因为这个科室太强了,强破了天际,强到了反人类。

    茶素的肛肠科,主任带着小老婆跑了以后,科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张凡现在就给肛肠科竖立了一个榜样,只要愿意努力,只要愿意奋斗,我张凡一定不余遗力的大力支持!

    手术台上,真的是烟熏火燎,像极了二把刀的野营烧烤师。

    略微身体倾斜靠后的几个助手,伸直了胳膊劲量远离。但主刀医生就不行了,他远离不了啊。

    王子鹏拿着电刀,滋啦一下,动作必须要快进快出,进的慢了,会让病灶周围的烂肉把电刀包裹起来,出的慢了,电刀高温的金属片会把组织烫出大面积的瘢痕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太特殊了,而且病灶又是密密麻麻,一个病灶多一点点瘢痕,那么积累下来,整个下(a)阴(a)部就看不成不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在美观上,还能让医生再想想办法,可生成大面积的挛缩就麻烦了,这地方,不是肛肠口,就是尿道口,不是尿道口,就是生(a)殖器,要是瘢痕面积太大,这地方挛缩在一起,后果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这种手术把医生死死的束缚在方寸之间,真的,做这种手术的医生,哭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烤羊肉的时候,就算是再新鲜的羊肉,烤肉的师傅都伸直了胳膊,扯着脖子的远离油烟。

    而医生,现在的主刀王子鹏,就如老太太穿针一样,几乎都是爬在患者的两(a)腿之间,一呼一吸之间都能隐约的问道一种混合的骚味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灼烧,粉色的泡沫炸裂后,就飞溅在他的防护面罩上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保证最小面积的烫伤,还要必须保证每一个的病灶必须彻底而干净的清除病灶,不能遗留一个基底部,不然不用多久,这地方就会星星点了火一样的漫延开来。

    面罩能防止液体的飞溅,但防不住青烟。张凡拿着吸引器已经最大限度的跟随着王子鹏的电刀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没用!

    油烟太大,因为这里原本含有大量的脂肪垫,皮下脂肪含量特别特别多,当电刀破开皮肤,迎面而来的就是黄色脂肪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单纯的脂肪,其实这个油烟还是可以忍受的,就如烤肉的香味一样,就是少了一点调味品罢了。

    可,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病灶的气味,因为病毒造成机体异生,细菌造成脓液生成。

    所以当电刀炙烤的时候,发出的气味,太难闻了,比烧破鞋破塑料的味道还要难闻百倍。

    骚焦中带着一种无法描述,但却能让人直冲天灵盖的怪味。

    带着防护面罩的王子鹏,眼泪刷拉拉的流着,就如同心爱的玩具被烤成了炭葫芦一样,止都止不住!又熏又恶心。

    但人是个奇怪的生物。

    看别人吃好吃的,能望梅止渴的分泌大量的唾液!看到醉汉吐了一地,也能恶心的分泌出一口腔的唾液。

    而现在,王子鹏,流着没有感情的眼泪,却如爱了几十年的女友跑了路一样。

    明明恶心的都要X了狗,可嘴里的唾沫多的都快把舌头都浮起来了,就如滔滔不绝的茶素河一样。

    咽下去,恶心!不咽下去,更恶心,真的,这种手术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青烟在手术室里弥散,虽然有吸引器吸了不少,但仍有淡淡的味道布满了手术间里。

    这种味道,估计淘气的男同胞们小时候闻过。

    就如同死老鼠淋了煤油被点燃的味道一样,手术间里一股股骚而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巡回的护士带着三层口罩都抵不住~

    一点一点,肛肠口,两(a)腿间,粉红一点点的消失,焦黑一点点的变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,真的,虽然一片一片如同炮弹轰炸过的阵地一样,虽然黑,虽然焦,但已经不是刚开始那样的可怕,那样的恶心。

    人真的很奇怪,比如臀(a)部的皮肤,不管保养不保养,绝对比脸部的皮肤软嫩,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化妆品未必比四角裤有效果。

    烤炙过后的脂肪峡谷,就如同青春骚疙瘩一样,坑坑洼洼,但,这种坑洼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可爱,是如此的让人不那么厌恶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,各科室的患者都有或多或少相似的步态。

    比如呼吸科,患者右手捂着胸,左手叉着腰,一步一咳嗽,一步一咳嗽,而且患者一个比一个瘦弱。

    比如消化科,有很多患者是一个手捂着嘴,一个手捂着腚,深怕上下齐冒。

    而性(a)病科的患者,有一个算一个,就诊来的时候男的走路如挫矮的太君,外八字一步一挪。

    女患者走路如蚂蚱,一步并一步的跳着走。

    治疗结束后,不管男女,几乎都是如螃蟹一样,能把腿分多大分多大,撇拉个腿,走路格外的豪横。

    为啥要这要走,磨啊,疼啊,不豪横都不行。

    腹股间的粉红终于慢慢的全部烤炙干净,泪流满面的王子鹏抬着头,红红的眼睛看着张凡,嘴巴紧紧的闭着。

    “可以,手法不错,患者创面小而准,手术做的干净而损伤不大,看来这半年没有枉顾时间,不错!”

    王子鹏咕噜一下,满口的口水激动的咽了下去!

    “张院……”声音中带着哽咽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初定科时候的彷徨,转科的时候忙着恋爱,外科一个一个的都不要他,那个时候他后悔,最后家里花钱进了肛肠科。

    进的不光明,但小伙子咬着牙也要让父母,让女友,甚至让女友的父母认可,拼了命的努力,在魔都的时候,他没日没夜的努力。

    现在,回报来了,付出终于结了果实,累,但充实,恶心,但欣慰!

    第二天,肛肠科的晨会上,王子鹏被任命为住院总!张凡对肛肠科给予了厚望!

    王子鹏和戴永寿更是激动,“一定要让菊花笑开满山野!”

    医院里,最年轻的一帮医生,都如打了鸡血一样,他们不怕苦,也不怕累,就怕不被认可,就怕付出了也要论资排辈。

    但,现在有了榜样!

    欧院没成为欧书记的时候,张凡过的还是相当滋润的。

    有飞刀,说走就走,有时候都不用打电话,一个短信过去,老太太就能给他托了底。

    现在,张凡想走,发个短信过去,如同牛入了海一样,渺无声息,打电话,不是不接,就是在通话中!张凡有时候都在怀疑,这老太太是不是把我给拉黑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邀请张凡吃饭也多,但张凡能推的都推了。而现在,邀请张凡吃饭的越来越多,有些都能来医院堵门。

    相邻城市的医院院长来茶素学习调研,张凡得出面接待。

    每年的医院的体检大户,人家老总邀请,张凡也得出面应邀。

    真的,有时候,张凡觉得上了欧阳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主任,你得帮帮我。”欧阳不在,老高的精气神终于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当初被自己萝卜招聘弄来的张凡,老高心里满满的是骄傲。面前的张凡,性格和自己像,脾气更是类似,不蛮横,讲道理,对谁都能露出最真诚的笑容,这就够了!

    “你压迫我有什么用,老子曲线救了国!”

    老高笑了笑,“怎么,吃不消了?不行啊,你看,我给你说,你现在只不过才刚开始。

    就这你都受不了,以后怎么建立团队。

    你光指望别人用爱发电?

    权利、成就、收入、地位,哪个不需要你去考虑,这也是一种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您现在怎么和欧院的语气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张凡不乐意的说道,他面对欧阳的时候大多数是耍点小无赖,因为欧阳只吃软不吃硬。

    而面对老高的时候,张凡算是能耍点自己的小脾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啊,行吧,说吧,让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高无奈的笑了笑,不帮不行啊。眼前的张凡,就是他在医疗上的寄托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知道,主任对我没说的。医院一年一度的招标要开始了,您得帮我把关!这一块您牵头。”

    “行,恶人我当定了。”

    春暖花开,四月的艳阳天下,南方早已热的大家汗流浃背,茶素市区也已经可以穿个单薄的外套了。

    可在高原的边境线上,严寒还是主流。在雪山高原上,对于巡边的战士来说,冬天不可怕,国家发的装备足以抵御严寒。

    而寒暖交接的时候,却是最最危险的时候。

      <code id='faed9'></code><style id='86b1c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35809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39bc6'><center id='00b91'><tfoot id='1eac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3073'><dir id='c29c0'><tfoot id='c7a61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5fdd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8639c'><strike id='1a223'><sup id='5a869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487a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7658c'><label id='4cc9e'><select id='d3d25'><dt id='fd3c6'><span id='7787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337c'></u>
          <i id='6210c'><strike id='acb4c'><tt id='2d291'><pre id='ca4e3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2d3de'></code><style id='3658f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7c969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5bdc5'><center id='7b3a3'><tfoot id='e359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b5101'><dir id='8615a'><tfoot id='81a93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147e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9d916'><strike id='3e5a6'><sup id='32a96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52e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1112c'><label id='6acb0'><select id='90a5c'><dt id='842fb'><span id='940d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6d35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b2fd'><strike id='ef5fe'><tt id='e9a9b'><pre id='1324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148ae'></code><style id='09ec5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49840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affda'><center id='82cd5'><tfoot id='25c5b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23d7'><dir id='ee7c7'><tfoot id='5e7c2'></tfoot><noframes id='5564a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69de'><strike id='c9f6f'><sup id='d3a16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ade8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6754'><label id='34208'><select id='6a8db'><dt id='15d16'><span id='6688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6204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d60e'><strike id='033e3'><tt id='70906'><pre id='7ff4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